有做了有害师田英章欧体书法门的事才叫背叛师门

2018-08-09 00:49来源:未知

  近日,王彬退出田英章师门的公告在朋友圈传的沸沸扬扬。小编综合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,带诸位读者一起看一下事情的经过:

  尊敬的师父,尊敬的师兄弟姐妹们,根据田门弟子行为准则第六条之规定,根据师父近几年的表现和一些行为,田英章欧体书法视频王彬实在不敢苟同,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出田门,解除师徒关系,从现在开始三天之内,全国各个田楷书法艺术研究院及田楷书学研究会断匾解散,特此公布于众。

  古人云,师徒如父如子,回忆八年来的艰苦跟随,我做到了如父,至于如子我就不敢恭维啦,相信大部分弟子和我亦有同感,我感觉这八年活的好累好累,每天都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好担惊受怕呀,不知什么时候像碾死蚂蚁一样被清门,我们学习书法就是在学习中国的传统美德和操行,行为皆有美丑,那么我想问一问,磕头弟子上课同社会招生一样的学费美吗?肆意开除徒弟美吗?所有的活动都与利益挂钩美吗?每年收的师徒费美吗?霸王弟子规美吗?特别是提倡收徒“合同制”不但不美,更不符合中国人的道德伦理吧,这些根本就谈不上美。

  我从拜师的那天起,就承担起传承田楷的义务,在全国设立多家分支机构,每次我的大小活动都会把师父举过头顶,而且在八年里,耗资超过50万元,我并不需要感谢,最起码知情吧。八年里,我为师父做的一切永不后悔,都是为徒期间应尽的义务和责任,众人皆知我是一个忠实轿夫,常言道官儿不打送礼的,老爷不打抬轿的,边挨打边抬轿我吃不消,一个忠实的轿夫被主人把腿打断喽,这轿真的抬不动喽,当然会有别人替我抬轿,师父的至理名言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师父开除每一个徒弟,就像碾死一个蚂蚁一样,这样好吗?这样公平吗?这是大家风范吗?我和俊奎弟弟的一次长时间沟通,莫名其妙的开除很可怜,这么好的人竟然被开除还会有好人吗,真叫人无语,尊敬的师父,醒醒吧,不要把良言当成恶语,我们不想走在街上叫人家骂着说这是XXⅩ的徒弟,请听听我曾经是徒弟的一句良言吧,光写好字是不够的,更成不了大家,中石先生,启功先生,刘炳森先生,田蕴章先生才是当今的表率,是大师。

  钱呀,真是害人的纸,它会把一个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无底线,田英章欧体书法视频我王彬是个什么样的人品,全世界都知道,有人可能会说我背叛师门,我郑重的告诉世人,八年的时间里,我没做过丝毫对不起师父和有害师门的事,自古以来,只有做了有害师门的事才叫背叛师门,最后我要郑重的更正:关于说我卖师父的假字,关于说我指使他人做师父的田英章专用笔,关于说我阻拦别人去北京上课,还有师父正月初三的一段低级趣味的录音(已被别人偷着录音发到各群)等等等等都是一片胡言,听信谗言的人成不了大家,更成不了什么体系,自古听信谗言者都是什么结果,就不用我多说了吧,就像蹲在课堂上的一个角落卖毛笔一样,不雅,我知道我搞义务教育师父您不高兴,更是没理由阻拦,可能您认为和您的各种收费是一个鲜明对比,我也知道我每年搞扶贫您都不高兴,因为您没干过扶贫的事,您老知道吗,我以前是一个穷孩子,就是因为当年我穷,很多好心人帮了我,我才搞的义务教育,现在师父明白了吗,我是在回报社会,回报帮过我的人,更不是和您的高尚情操唱反调呀,我做事是在给您脸上争光呀师父,难道儿子当选XXXX爹不高兴吗?

  我的话说完了,还有更大的龌龊事大家会慢慢了解,有不同意见的,我随时恭候,书法和火药味我更喜欢后者,祝师兄弟姐妹们开心,祝师父长寿。

  二、田门弟子须在“三节两寿” 五个传统节日里,至少选其一个节日登门拜望师父师母,并奉千元以上礼金,其它节日根据自身情况量力而行。

  五、田门弟子必须积极传播田体,不得拒授田体或阻挠歧视其他学员参加师父各种类型培训班。

  本《守则》自2018年5月1日起实行,解释权属工作组。凡田门弟子务必遵守,如有特殊情况,需向工作组提前报告,经工作组审核同意后可免责。否则,违反了任何一条,经查核属实,工作组将劝其自动退出田门,劝退无效者工作组汇报师父同意后,直接清除出田门。

  小编对于此次“田门退师事件”具体细节不得而知,但从公告中所看到诸如“收徒‘合同制’”“钱呀,真是害人的纸”此类的词语,以及田门入室弟子行为准则,让人不免叹息。一场由金钱利益引发的书法闹剧何日可止?

  然而这并非是最重要的,更为重要的是田英章的这种“独裁式”的教学方式在中小学教育培训中广泛存在。据小编了解,田英章欧体书法视频全国各地都有相应的“田楷”为主要教学模式的书法培训机构,这些机构不仅对学员指定固定的学习教材--田楷,而且还给诸多家长进行教育,以确保学员的续费率。整个教学几乎是依照这种固定的模式进行牟利,使得很多小学生、中学生在书法启蒙的时候都只知道“田楷”,而且在意识上只知道一种僵化的学习模式,并很难改变这种习惯。

  艺术首先是自由的,好与坏都应该先建立在自由选择独立思考的基础上。艺术并非是数学题,只有一种模式,然而田英章的教学,和他“独裁式”的理念,很大程度上伤害了青少年对于书法艺术的理解。更有甚者已经不断在校园书法课程中进行渗透,这种影响远远大于“师门事件”背后的学员的伤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