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奇秀“染指书”指尖舞墨生禅意

2018-08-10 04:07来源:未知

  “书法是有灵性的,是能从中领悟出禅意的。”杨君伟曾是金牛区文化馆创作部部长,今年5月刚退休,只要一提起艺术创作,便显得神采奕奕,仿佛有说不尽的话。除了书法,杨君伟在文学创作和杂志编辑上也造诣颇深,年轻时几次可以有更好的工作选择,他却始终坚持着“文学梦”。

  今年刚刚60岁的他,与书法的缘分已持续了50余年。“从小学起,我就喜欢书法,先是拿粉笔往家里的墙上写字,后来直接用毛笔。一般小孩儿敢在家这样做多半会挨打,可是我的父母不仅没有责怪,反而给予我支持,所以能够将这份爱好坚持下来,首先要感谢我的家人,现在去看我家的老房子,整个墙面全是

  我用毛笔写的诗词。”杨君伟笑着回忆道。1958年,杨君伟出生在四川巴中市南江县,1980年大学毕业时由于成绩优异,可自行选择到宣传部、文教局或文化馆工作,“几乎是不假思索,我就选择了去文化馆工作,也就是从大学毕业一直到我退休,都‘泡’在文化馆里啦!”杨君伟说。

  1988年因工作调配,杨君伟来到金牛区文化馆,在区文化馆一呆就是30年。用他的话来说“总是觉得自己很闲,一天的时间可以做更多的事。”所以,除了做好每天的基本工作外,杨君伟还创作了许多文学作品。22岁时,他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《心燃烧着》,随后又出刊了长篇小说《坐看云起时》《瘦鬼小说》、散文诗集《看山的风景》等。

  “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。”杨君伟说。因此,退休后他来到一家公司里担任杂志编辑。“现在主要工作是编辑双月刊《上风》,每期一百多页,文章筛选、审查、纠错都是我在负责,工作量很大,但我觉得很充实。”杨君伟说。

  “在我看来,手指比笔更有灵性,因为那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,用它来写书法、作画,不仅能体现线条的柔美,更象征着中华民族的精神文明风貌。”杨君伟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纸笔开始现场演示:“指书最大的困难在于手指蘸墨含量有限,要在有限的时间内,以最快的速度将墨准确地书写到宣纸上,因此多以行书或草书为书写体。”

  杨君伟的“染指书”学了三年,他师承大师刘伯骏,因为兴趣所致,故颇有造诣,但他仍在不断地练习与钻研。杨君伟表示,退休后的日子还是会用文学来充实自我,一边做着编辑工作,一边练习“染指书”。“现在我的指书只是发乎于心,表现于指尖,我还希望能更上一层楼,从中理解到精神的回归和腾飞,回归真我,这便是我想追求的指尖艺术中的‘禅意’。”杨君伟若有所思地说道。